18827656654
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京汉街31号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 > 新闻动态

新闻动态

清掏化粪池_清淘公厕与脏为伍 与臭为伴

“宁肯脏一人,换来万家洁”。,在城市的一些地方能看到这样一群身影,他们每日拿着扫把、铁锹,开着吸污车、小四轮翻斗车往返于各个公厕间,干着最脏最累的活,为城市的整洁干净流着艰辛的汗水。近日,记者走进了这一工作在特殊岗位上的群体。
体验:恶臭令人难以忍受
6月15日9时许,记者随同几名清淘工人来到徐东大街路口附近的一个公厕旁,刚一拉开厕所粪池上方的一个小铁门,立即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冲了出来,熏得人睁不开眼。工人用一根长棍在里面捅了捅,随后抱着足有几十斤重的吸粪管插进化粪池里开始吸粪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还要不时拿长棍捅捅,抱着吸粪管晃晃。随着这种搅动,一股难闻的恶臭便更加肆虐地挑战着人的嗅觉神经,记者虽早有心理准备,还是禁不住一阵阵地反胃。
15分钟之后,吸粪车装满了,满脸是汗的工人师傅赶紧抱出管子,而这时记者看到,吸粪管上已经沾了很多脏物,但他却像没有看到一样,直接抱着就往车上放。“这还算好的,如果化粪池里有垃圾,就会把吸粪管口塞住,只能用手一点一点往出抠。要是碰到下雨天,吸粪管上沾的,你也分不清是泥水还是粪水。”工人师傅们对这些早见怪不怪了。“现在的清淘设备比以前好多了,吸污车不再用人钻到里面清理了。”师傅告诉记者,由于粪便腐蚀性强,夏季粪罐要定期清理残渣。从前,每当遇到这样的事,他们都要钻到入口仅有脸盆大的立体罐内,忍受着闷热和令人窒息的恶臭,弯着腰,跪着一条腿,用锤子敲,用钎子凿。然后,用手一点一点地把铲出来的粪便和杂物捧出来,现在只要打开罐体后部的阀门就可以使用专业的工具进行清理了。“但这根大吸污管,要双手环抱着才能插进化粪池,并且一站就是十几分钟,这是一般人受不了的。”
坚守:辛苦一人方便万家
清淘公厕与脏为伍,与臭为伴,没有从事过此项工作的人,个中辛苦是很难体会的。
据工人师傅介绍,夏天,天气闷热,清淘时带上口罩臭气能把人熏个“跟头”,但他们仍顶着烈日清扫、清抽厕所的垃圾、粪便,身上的衣衫经常被汗水浸湿,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一身一身的汗捂在里头又酸又臭。同时,粪池产生的有毒气体,对人体的损害大,呼吸道经常发炎,身上奇痒难忍,但他还是“好了伤疤忘了痛”;冬天,抽粪车无法使用,必须得人下到厕所的粪池里,用镐头一镐一镐地刨,粪便碎屑溅得满脸满身都是。有的粪池矮直不起腰,他们就改用特制小镐,垫块塑料布,跪着或坐着刨,刨下的粪块,用锹扔不上去,就用手往上扔。
“在家在外我们这些人啥活都干,但有一项家务从来不做,那就是做饭,否则这饭是没法吃了。”在交谈中,工人师傅告诉记者,由于长期在粪池中作业,衣服上的异味总是无法“根除”,用洗衣粉泡、肥皂搓、开水烫都无济于事。每次干完活回家,他们只能把外衣脱在家门口,洗衣服时,将他们的衣物和家人的分开洗,否则家人的衣服都得跟着“沾光”。而最令人难堪的是,他们身上总有那种似乎渗进皮肤中的臭味,每次完成清淘任务后去洗澡时,哪怕用香皂、浴液等洗上七八遍,也洗不掉。
渴盼:得到理解和尊重
在记者坐着吸污车赶往下一个需要清淘的公厕时,一路上记者注意到,在吸污车驶过的路上,不少行人掩鼻让道,有人甚至神情异样地瞧着车内的记者和开车的司机。“早就习惯了,其实我们心里很清楚,环卫工人工作脏、条件差、地位低,是人们眼中的‘三等公民’,而淘厕所的更是‘三等公民’中的下等公民,一些人对淘粪工瞧不起。淘粪工怎么啦?北京的时传祥不是评了全国劳模,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还接见了他呢,我们杨经理也是省级劳模呢。”看着车外侧目而过的行人工人师傅显得有些愤懑。
“不过现在好多了,只是个别人说说怪话罢了。”紧挨着记者旁边的杨经理则表示,比这更为让他们苦闷和印象深刻的事还有好多,记忆最深刻的是一次他们清理公厕时,门口明明停着吸污车,而一个小伙子硬是要进去使用,我当时正在粪池子底下干活,小便尿到了我的头上,可小伙子连个道歉的话也没说,一溜烟儿就跑了。“还有人连我们放在公厕旁的衣服和鞋都偷,没办法,就得穿着工作服和水靴子回家,那滋味就没法说了。”说起这些,杨经理和工人师傅们显得很无奈。“我们只希望得到更多的理解和尊重。”
“谁不想有一份舒适、体面的工作,但脏活、累活总得有人去干。”面对这种又苦、又脏、又累的岗位,杨经理和工友们无怨无悔地坚守着